图片新闻

 今日关注
您的位置  位置: 吉安政法网 >> 调查研究 >> 调查研究 >> 正文
对违法所得没收程序的浅议与思考
2016-8-11 来源:吉安政法网
【字号  打印 关闭 

    【摘要】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是一项新增的刑事特别程序,被人们认定为一项“反腐神器”,是开展追逃追赃工作的“法律武器”,可以有效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但当前司法人员对此项程序的争议很大,难以把握程序的真正内涵,从而影响程序在现实中的运行。笔者在这篇文章中基于法理的分析来透析此项程序,以期待对此项程序有一个重新的认识,领会其意义。

    【关键词】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定性;裁判文书

    案例:李华波,原鄱阳县财政局经建股股长,伙同他人涉嫌采取伪造公章、私自开具支票、提供虚假对帐单等方式转移储存在该县农村信用联社城区分社基建专户中的资金9400万元,之后举家移民新加坡。2014年8月29日,江西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没收其违法所得一案。上饶市检察机关指出,李华波涉嫌贪污犯罪,因逃匿一年后不能到案,依法提请法院追缴其违法所得2953万元及其他涉案财产。2015年5月9日,潜逃新加坡4年之久的李华波被遣返回国。这是我国新刑诉法后“海外追赃第一案”,李华波因此而成为我国首个被没收违法所得的外逃贪官。

    “海外追赃第一案”的成功,是我国刑事诉讼法确立不久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的没收程序(以下简称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所取得的功劳,这项程序被誉为我国刑事诉讼法修改的一大亮点,但也引起了很多争议。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是指当某些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或者死亡时,追缴其违法所得以及其他涉案财产所特有的方式,应当遵守的方法和步骤。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条规定:“对于贪污贿赂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在通缉一年后不能到案,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依照刑法规定应当追缴其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的,人民检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没收违法所得的申请。” 

    一、违法所得没收程序的定性

    虽然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出现在《刑事诉讼法》中,但对这个程序的定性一直有争议,引起法学家的探讨。当前,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存在的最大争议是此项程序归属于何种程序,是刑事诉讼程序还是民事诉讼程序。从功能主义的角度看,该程序机制类似于大陆法系国家的刑事缺席审判程序。有学者认为,我国的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是一种刑事特别程序,要接受刑事诉讼基本规则的规范和约束,即为刑事诉讼程序。有学者认为,修改的刑事诉讼法把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放在特别程序中编排,其用意非常明显,意味着其和刑事诉讼程序还是有很多区别,这种编排在司法实践中可以理解为民事诉讼程序。在讨论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属何种程序时,首先我们应该区分刑事诉讼程序的和民事诉讼程序。根据法律和相关理论,刑事诉讼程序是对犯罪嫌疑人定罪量刑的程序,主要是根据事实和法律对行为人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甚至剥夺生命权措施,是一种对人的处罚诉讼;民事诉讼程序是对财产争夺的定纷止争的程序,主要是根据当事人双方提供的证据和依据法律确定财产的归属,是一种确定财物归属的程序。

    违法所得没收程序,针对的是贪污贿赂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在通缉一年后不能到案,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后所采取的程序,在适用此程序的过程中行为人没有归案,只是对涉案财物进行没收,从这个角度来讲,违法所得没收程序视为民事诉讼程序。但是,一般来说,在一般刑事犯罪案件中,嫌疑人、被告人的近亲属和其他利害关系人与案件的处理结果没有直接关系,当犯罪主体逃亡或者死亡时,案件要么中止,要么终结,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近亲属和其他利害关系人不可能继续参与到刑事诉讼程序之中。而刑事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却不一样,即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已经逃匿或者死亡,他们的近亲属,甚至包括其他利害关系人同样可以参与诉讼。从这个角度讲,违法所得没收程序似乎违背了刑事法律关系中的“罪责自负”原则,把罪与责、权利和义务关系由刑事法律关系扩展到了民事法律关系领域。 

    二、未定罪没收程序

    在法治国家,公民的财产权受到宪法和法律的严格保护,限制或者剥夺公民的财产权必须遵循正当的法律程序。在没收公民财产方面,我国《刑法》第三十四条第三款规定,没收财产为附加刑的种类之一,并可以独立使用。我国刑罚体系中的没收财产是在行为人定罪后确实需要所采取的处罚措施,是一种对人和私人财物的“双轨”处罚,这种处罚是一种定罪没收。定罪没收,是定罪程序和没收程序的结合,应当遵守程序的合法性和合宪性。在《刑事诉讼法》修改之前,我国不允许司法机关在确定行为人的罪名之前就限制或剥夺财产,侵犯行为人的财产权。

    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或死亡后,对行为人的财物采取的措施,仅是对财物的处罚。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是行为人未定罪之前就采取的限制或剥夺行为人财产权的程序,是一种未定罪没收。违法所得没收与刑事诉讼中其他违法所得没收不同的是,它是在犯罪主体已经不存在的条件下所采用的。适用的前提是刑事犯罪案件部分已经中止或者终止,追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刑事诉讼已经无法正常进行。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应当没收的财物既不能随案件主体移送到法院审判环节,又不能放弃对违法所得的处理,必须采用特别的起诉方式。这项程序的特殊性在于刑事判决缺位,直接进入财产执行,突破我国传统法治观念,克服了以往缺乏正当程序和可操作性,最大限度的实现了人与物的分离,使对涉案财物的没收程序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刑事责任没有必然的联系成为可能,为我国在追诉逃匿或死亡的行为人财产提供法律依据。

    三、裁判文书的性质——不确定性

    确定性是法院生效裁判文书的“生命”,裁判文书不容朝令夕改,否则会影响法律和法院的的权威,裁判文书有可能被亵渎。对于一般刑事案件,裁判文书的确定性是其权威性的体现。然而,违法所得没收程序与法院审理刑事案件的其他程序最明显的一个特点——裁判文书具有不确定性。

    现行刑诉法第二百八十三条规定,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动投案或者被抓获的,人民法院应当终止审理。在现实生活中,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后又重新出现,可以成为法院中止审理的理由。违法所得没收程序的不确定性的另外一个表现是作出裁决的非终局性。在一般的刑事裁判中,只要一审裁判后没有上诉或者抗诉,或者二审作出的裁判,此类裁判就具有终结性,必须毫无偏差地执行裁判所确定的内容。现行刑诉法第二百八十三条对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明确规定,没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财产确有错误的,应当予以返还、赔偿。可见,法院对违法所得没收程序作出的裁决,在相当多的情况下将处于不确定的状态。

    在我国,设立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有利于反腐败,有利于追讨追赃。正如曹建明指出,修改后刑事诉讼法新设置的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是我国落实《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并与国内法衔接的重要立法措施,也是开展追逃追赃工作的有力法律武器。各级检察机关要充分认识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在反腐败斗争中的重要作用,积极探索实践,加强法律适用研究,强化证据意识,加大重点案件司法程序推进力度,真正把这个法律武器用好用活。

    备注
    陈卫东.构建中国特色刑事特别程序[J].中国法学.2011(6).  
    吴升光.我国违法所得没收程序的若干检讨——基于2012年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分析[J].浙江工商大学 学报.2012(3). 
   刘方.违法所得特别没收程序的处理原则[N].检察日报.2012年4月3日. 
    刘方.违法所得特别没收程序的处理原则[N].检察日报.2012年4月3日.   

     参考文献
    [1]孙谦.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理解与适用[C].中国检察出版社2012年版.
    [2]张军、江必新.新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适用解答[C].人民法院出版社2013年版.
    [3]汪建成.论特定案件违法所得没收程序的建立和完善[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2(1).
    [4]黄风.我国特别刑事没收程序若干问题探讨[J].人民检察.2013(13).
    [5]陈卫东、杜磊.刑事特别程序下的检察机关及其应对[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2(6).
    [6]陈卫东、柴煜峰.判决前财产没收程序:不让贪利型犯罪钻法律空子[N].检察日报.2012年4月10日第3版.(峡江县人民检察院  李发文)

 
(责任编辑: 高阳阳
·上一篇文章:关于暑期学生群体违法犯罪案件思考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主办单位:中共吉安市委政法委员会 吉安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新华社江西分社赣ICP备05004819号 联系电话:0791-83985096 83985098 86240305